卢文端﹕从“占中”事件看中史应列必修科
来源:明报 2014-12-18

今次“占中”,学生成为占中的主力。许多人都在问:回归已经超过17年,差不多是一代人的时间,但从特区教育体系中出来的一些青年学生却站在了特区政府和国家的对立面,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我们是去责怪学生,还是应该检讨香港的教育到底存在什么问题?本人最近看了两篇文章,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有些领悟。一篇是曾任香港中文大学校长的刘遵义教授关于香港的中小学应该再次把中国历史列为必修科的论述,另一篇是香港电视主席王维基将香港警察比喻为“日本鬼子”的奇文。

  王维基引喻失义显示错误历史观

  王维基近日在报章撰文,竟然将警方协助执达主任清除旺角占领场地路障的行动,说成是“警察很狠心,像吃了药般失去理性……也许当年日军连日厮杀,看见自己同僚的死伤惨重,才失去理智进行大屠杀发泄”。王维基将警方的清障行动,比喻为“日军失去理智进行大屠杀发泄”,不仅引喻失义,更显示其错误的历史观。日军对中国人民和亚洲人民惨无人道的大屠杀,是世界历史上罕见的战争罪行与反人类罪行,而香港警方依法维护治安既是依法办事,则是文明社会的惯例。怎么能够与“日军失去理智进行大屠杀”相提并论?

  刘遵义呼吁中国历史列为必修科

  王维基在个人事业上是有成就之人,属于事业有成的社会精英,是有一定代表性的社会名人。他引喻失义其实是反映了一种错误的历史观。日本右翼荒谬声称,日军在占领亚洲过程中的屠杀暴行是因为遇到了反抗,因而是“难免”的。奇怪的是,连王维基这样的社会精英也说,“也许当年日军连日厮杀,看见自己同僚的死伤惨重,才失去理智进行大屠杀发泄”,可见日本右翼错误的历史观贻害之深远。王维基错误的历史观背后,也反映了香港的一些社会精英特别是年轻人对世界历史特别是中国历史缺乏了解。

  刘遵义教授曾经在报章撰文表示,他在2004年回到香港后,很惊讶地发现中国历史已经不再是中小学必修科目,而在英国、美国、日本,以及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国民历史都是必修科目,香港不应例外。他强调,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香港居民应该认识中国历史,香港所有公立的小学和中学应该再次把中国历史列为必修科。

  在回归前,香港学生尚且知道中国人的根源、优点,知道中国四大发明,不会忘记祖父母辈做“弱国人”时的悲惨,不会忘记旧中国被列强虎视鹰瞵、豆剖瓜分的危局。然而,2000年取消了回归前中国历史作为必修科的地位,到2009年课程改革大幅削减选修科目后,中史科竟然无人问津,导致新一代因不知历史而对国家产生误解甚至抗拒,造成这一代的历史意识断层,国家意识及认同感愈加薄弱。

  忘记历史没有希望和前途

  对于折腾香港超过两个月的“占中”,不少社会人士已指出反映本港历史教育的缺失,反映时下年轻人缺乏对国家的感情与身分认同感,他们未能站在历史的角度去思考香港问题。其实,认识历史就是最佳的国民教育,其他国家和地区一般都将本国历史科定为必修科。让学生学习中国的历史,可以让他们了解到中国源远流长的文化,协助他们建立中国人的身分认同,并培养其人文素质。与只有200多年历史的美国用尽其历史中的爱国主义资源推行历史教育相比,具有5000年历史的中华民族的爱国主义传统博大而辉煌,中史科更应善用这一丰富资源。

  著名历史学家钱穆说:“忘记历史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忽视历史的社会是没有前途的社会。”在香港,我们一方面谴责日本篡改教科书内容,未有正视侵华史实,一方面却未有鼓励中学生学习自己国家的历史。这是变相的双重标准。连王维基这样的社会精英也产生错误的历史观,更说明刘遵义关于中史应重新列为必修科的建议,是十分合理的。

  (来源:明报 作者卢文端是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中华海外联谊会常务理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