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批故事:两张薄纸,便是亲缘血脉的彼此承诺
来源:中华海联网 2018-12-05

中国侨网12月4日电 题:侨批故事|“小孩子择取名家宏”:两张薄纸,便是亲缘血脉的彼此承诺

那时,车马很慢,书信很远……

在那个“望洋兴叹”的年代,远赴海外谋生的人们,只能用信件来传递对家人的思念。这种海外华侨通过民间渠道或金融、邮政机构寄回国内,连带家书或简单附言的特殊汇款凭证,被称为“侨批”。

图片.png

广东梅州华侨故居“爱春楼”爱春楼一瞥。 蔡欣欣 摄

一封封侨批,记录下百年前海外游子的人生故事,记录下一个个平凡的亲情、爱情、友情故事,家与国,生与死,厚重的历史,都承载在那一张张薄薄的信纸当中。

今天我们要讲的故事,发生在八十多年前的“中国第一侨乡”——广东江门的五邑地区。

当时,江门是个资源短缺、谋生极为不易的地方。

李心礽就出生在台山取县水步镇,横塘脑头村的一个普通的家庭。

和其他人一样,迫于生计,他很早就选择出洋到古巴亚湾埠(今哈瓦那)谋生,夫妻二人分居两地数年。在那个年代,丈夫旅居海外赚钱养家糊口,妻子留乡生儿育女,也是五邑特色华侨家庭的写照。

一日,李心礽收到妻子黄氏家书一封,信中写道,妻子已为李家成功诞下一子,取名“家沪”。

这对出洋十几年的李心礽而言,无疑是喜从天降,光宗耀祖,尽守了孝道。

图片.png

1940年印尼垄川华侨黄芳顶关于购置田产、女儿婚配等事宜的侨批 (福建省档案馆 馆藏)。叶建强 摄

在那个没有电话、电邮、视频、微信的年代,隔着茫茫太平洋,李心礽无法陪伴在妻子身边,也无法亲眼看着儿子出生、陪伴他长大。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写一封信,附上钱和一点营养品,寄回遥远的家乡。

1937年2月20日,李心礽贴上古巴13仙邮票,由古巴亚湾挂号水陆寄出。如今我们无法知道这封信走了多久,途中经历了怎样的艰难辗转,但最终,妻子黄氏收到了这封信。

这封侨批非常特别,涵盖了外封(邮政挂号封)、内封(红条封)、家书和实物侨批封齐全,是难得一见的“四合一”五邑银信。

除了寄钱附信外,李心礽还寄回了一些参茸、腊鸭等食品,作为妻子和儿子的滋补品。

图片.png

泛黄的信封,述说着华侨们的故事。 余丹 摄

在当时,这些东西可是侨乡生活的奢侈品,非常难得。

除了为妻儿提供物质保障,李心礽还十分关心儿子的成长。

李心礽在信上告诉妻子,自己在外旅居赚钱生活非常艰苦,十分艰难,每次往家里寄钱都必须提前借支挪移出来,因此嘱咐她在家“凡事虽(须)要从俭取办”,不要浪费,还要“用心供养小孩”,才能使孩子健康成长。

同时,李心礽告诉妻子,传宗接代是大事,为儿子取名也是大事。

他指出,“家沪”这个名字十分不合理,因为在台山中,“沪”与“父”同音,儿子 取名“家沪”,容易被人理解为“家父”,是父亲。

这样取名字与传统习俗相悖,他认为应该迅速给孩子更名。

最终,李心礽给儿子取名“家宏”,意为“家庭兴旺,事业宏发”。

八十年后的我们已经不能体会李心礽当时的心情,也许有喜悦、有惆怅、有思念、有遗憾。

我们也不知道,李心礽过了多久,才与儿子第一次见面,也许是满月,也许是周岁,也许是成人后,甚至有可能从未能相见。

我们只能从这封远渡重洋的侨批的字里行间,读出一个在异乡艰苦拼搏男人,对久别的妻子和未曾见面的儿子的复杂情感。

图片.png

民众在福建省档案馆参观“百年跨国两地书——福建侨批”陈列展。中新社记者 吕明 摄

海天一色,潮涨潮落,两张薄纸,便是亲缘血脉的彼此承诺。

如今,这个承载着东西方的交流并持续了数个世纪的侨批,已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但它的意义,不仅仅属于他们自己,也属于一个时代,属于这个世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