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9日 星期四

关于深入推进司法运行机制改革的几点建议
来源:民进陕西省委会 2017-01-09

  一、推动建立司法改革与法治体系建设目标系、时间表、路线图的统筹协调机制

  一、推动建立司法改革与法治体系建设目标系、时间表、路线图的统筹协调机制。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首次提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的的目标任务。这意味着十五大确定的以法律体系为目标的静态法制建设正在全面升级为以法治体系为目标的动态法治建设,纸上的法律正在向生活中的法律转变,法律上抽象的权利正在向具体的诉权转变,司法体制机制的功能和价值被历史性的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从法治国家建设的目标任务和过程看,未来十年应该是建成法治体系的关键历史阶段。法治体系建设涉及立法、法治实施、法治监督、法治保障等等对各方面。目前正在推进的以恪守司法权运行的内在规律为指向的司法运行机制改革,具有全局性影响,司法运行机制涉及立案、庭审、裁判、执行等审判权运行的各个环节,同时与法官制度、司法环境、司法保障等具体制度密切相关。司法运行机制改革与整个司法改革,应该同法治体系建设“目标同向”“过程同行”,应当把司法改革的各项任务与法治体系建设统筹考虑,协调推进,形成合力,防止出现互相制肘的情况。

  二、推动庭审实质化发展,尽快形成“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格局。长期以来司法实践中存在一种“以侦查为中心”的现象,侦查活动的结论往往直接影响着公诉与审判,导致法庭审理“流于形式、走过场”现象严重。在第六次全国刑事审判工作会议上,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审判案件要“以庭审为中心”。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以审判为中心”是在“以庭审为中心”的基础之上继续深化改革的新目标,不仅包含了对法庭审判实质化的制度内容,更是对侦查、公诉与审判三阶段关系的纠正。一方面,“以审判为中心”要求发挥审判在刑事案件中的决定性、终局性作用,促使侦查和公诉程序始终围绕着审判活动进行,建立科学合理的刑事诉讼格局。“以审判为中心”并不是要改变公检法三机关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的模式,而是要建立以审判为顶点,控辩双方为两翼的诉讼形态,发挥审判对诉前行为的指引作用,建立审判权对侦查权和公诉权的制约机制,明确审判职能在整个刑事诉讼活动中的核心地位。另一方面,“以审判为中心”要求不断推进庭审的实质化,必须贯彻证据裁判原则和直接言词原则,发挥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和公正裁判等方面的关键作用。保障律师的合法权益,重视辩护律师的作用,使得审判环节成为保障刑事被追诉人合法权益的最后“一道防线”。

  三、完善侦查监督机制,强化法律监督职能。长期以来,受到“重打击、轻保护”、“重口供、轻证据”思维的影响,加上侦查机关内部将逮捕数、拘留数以及破案率等作为考核办案人员工作的指标,导致一些侦查办案人员为了获取口供而滥用刑事强制措施、非法取证甚至刑讯逼供的情况发生,审前超期羁押现象十分严重。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完善对限制人身自由司法措施和侦查手段的司法监督,加强对刑讯逼供和非法取证的源头预防,健全冤假错案有效防范、及时纠正机制”,正是对侦查监督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检察机关的侦查监督职能主要分为立案监督、审查批捕以及侦查行为监督,其中审查批捕是侦查监督工作的重点,需要从理念上、机制上加以完善。第一,科学把握逮捕标准,明确逮捕的诉讼保障职能。过去的司法实践中,逮捕制度的实质功能被误读,一些办案人员重证据标注和刑罚标准,而轻必要性标准,将可能构成犯罪并且判处有期徒刑以上的犯罪嫌疑人一律批捕,导致审前阶段普遍羁押。实际上,逮捕是保障刑事诉讼顺利进行的程序性保障性措施,不应该作为打击犯罪、惩罚犯罪或者刑罚预支的工具来使用。只有明确逮捕制度的实质才能正确适用逮捕。第二,建立公正公开的审查批捕机制,保障刑事被追诉人的合法权利。审前阶段的人身自由是刑事被追诉人重要的人身权利,要改变过去“够罪即捕”“以捕代侦”和审查批捕环节“行政审批”的做法,建立公平、公正、公开的审查批捕程序。要认真听取犯罪嫌疑人及辩护律师的意见,严格证据审查,发现非法证据的坚决排除,考察非羁押替代性措施的实施,强化对犯罪嫌疑人辩护律师一方的“说理”,综合信息作出更加准确的判断。第三,落实羁押必要性审查,全面清理久押不决案件。批捕以后检察机关还应当继续定期进行羁押必要性审查,将不需要继续羁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解除羁押状态,彻底改变过去“一押到底”的状况,建立“事后监督”、“事后救济”机制。

  四、加快完善员额制改革相关配套政策制度。目前基层法院案多人少矛盾有增无减。以陕西省延安市为例,2015年市县两级法院受理案件27506件,比上年增长40.99%201619月,受理案件26617件,同比增长22.81%。员额制改革以现有中央政法专项编制为基数,是多年前核定,与现在案件量增长趋势不相称,加之事业编制身份的法官不能参加遴选,进入员额法官序列的人数削减,延安市志丹县、宝塔区等基层法院法官年平均办案高达150多件,平均一天半办结一个案件,绝大多数法官长期处于超负荷工作状态,审判质量能否实现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要求,值得关注。

  法官员额制改革保证了法官依法独立审判,但是,审判权和审判管理权、监督权的协调问题不容忽视。有的院长、庭长担忧放权后可能出现办案质量下滑、发生廉政风险等问题而不敢大胆放权;有的院长、庭长则担心监督管理行为不符合规定,对属于监督管理职责范围内的事项怠于行使权力,使得院长、庭长的管理和监督趋于虚化。如何妥善处理法官依法独立履职与加强院长、庭长管理监督之间的关系,成为改革实践操作中的难题。有效解决以上问题,需要出台相关配套政策制度,形成制度体系和改革合力,以实现改革目标。(作者:杨宗科)

 

 

友情链接